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文化 >> 菩提树下


扶风作家卢文娟作品—《凡石之美》

[ 来源: | 作者:ffzfw | 发布时间:2014-12-15 | 浏览:1939次 ]


凡石之美

扶风/卢文娟

石头对于一个生在农村的人已司空见惯。对于生在渭河边的我来说更是寻常不过。而平凡的石头却和我之间有着太多的故事。记忆中我们姊妹几个总是喜欢在渭水干涸时去捡石头,那个时候的渭河边上长满了雪白的芦花,风儿吹过,轻柔的芦花飘逸着柔美的身姿,我和妹妹总喜欢在芦花丛中捉迷藏。不过总会被大小不一的石头绊倒。孩提时对石头是没有多少兴趣的,只是将各种不同的石头捡起来装在罐头瓶里,回家后放在水里搓洗干净,周末的时候喜欢用毛笔在石头上画一些奇异的图案,我们管画了图案的石头叫鬼脸,总是密密麻麻地将这些石头摆放在门墩上,有南来北往的人走过,父亲总会送给他们一个,并说这是自家孩子涂鸦的,可以带着辟邪。也许父亲这一举动出于无意却对我们的鼓励极大,我们姊妹几个便来劲了,周末时每次从渭河边经过都会不经意的捡起一些自己喜欢的石头。当然也有讨厌石头的时候,赤脚淌过河水时,形状奇异的石头总会垫得我们的双脚发疼,有一次我淌水时,一块石头太大了,不小心我的脚趾碰到了石头锋利的边缘,脚趾被划伤了,揪心的疼痛钻入我心深处。我哭了,上岸后姐姐找来一簇玉米线,我将脚趾凑合着包裹好便去了田地里。

渭河的水涨了退了,退了涨了,十几年的光阴如一首老歌早已成了曾经。而回头时却依旧能看见裸露的河床上躺着许多大小不一的石头。如今这几年很少去渭河边,当然捡石头就少之又少。今年暑假张浩文老师从海南回老家,有幸约了几个文友便一同陪着张老师去了渭河边,昔日的渭水依旧东流。却不见曾经芦花飞舞,渡船声声。不过石头却比从前多了,是因为砂石车开采沙子的缘故吧。我们都像顽皮的孩子下了河滩来到了渭水边,五颜六色的石头安静地躺在沙滩上,大家都弯着身子,认真仔细地寻找那一块最美的石头,更令我不解的是从前的石头似乎都如贾平凹笔下的丑石一样,而今天的石头却奇异般的美丽。不信你看,几个文友都捡到了形状不一的石头,有的像是鸡冠子、有的像是一把扇子、有的像是一头山羊、有的像是一座大山、有的就像是雕刻好的根雕。文友们都兴致勃勃地说:“从前还真不知道渭河边这些平凡的石头竟然如此美丽,今天咱就捡一些美丽的石头摆放在自家的书桌或花盆里,这是咱渭河岸的石头,绝对有灵气的,它会滋养我们的精、神、气。”

伴随着阵阵爽朗的笑声,对岸水里有几只白鹭在翩跹起舞,伴着迷蒙的余辉,映着波光粼粼的水面,还有远处那丰收的玉米地,让我想起了眼前这条日夜不息的渭河。正是它的朴实无私才孕育了平原上多少珍贵的生命。不知是谁将一块石子投入了对面的河水,扑棱棱,三五只白鹭轻盈地舞动着雪白的身子飞向了另一处,我的思绪随之搁浅了。张老师慧眼独具,他发现了两块温润的小石头,一块是白色的,一块是绿色的,他将两颗小石头放在自己宽大的手掌里,很是认真地蹲下将手上的石头搓洗得干净,正在他抬头遥望远方的时候,文友咔嚓一声给张老师拍了一张照,在这一瞬间张老师双目炯炯,他遥望远方,从他的眼睛里迸发出一位远在他乡的游子对故乡,对热土无限的留恋之情。张老师爽朗的笑了,他将如玉的绿石放入我的掌心,和蔼可亲地说:“小卢,好好努力,给你这块绿石,希望你在文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那一刻我的心里充满了无限力量。我深深地感受到这是一位前辈作家对年轻一代文学爱好者发自心灵深处的鼓励和祝愿。这几句朴实简单的话语让我的心变得纯澈。文学,多么神圣高贵的东西,他是属于我们每个人,但是又不属于每个人,喜欢写但不代表能将之坚持到底,张老师走了大半辈子的文学道路,他执着的追求和对文学的高深理解我想是常人所不能及的。那一刻我什么也没说,只是慎重的点了点头,因为这一刻所有对文学的承诺都显得太过苍白,文学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只有不断的从生活中去获取更多的养料,不断地脚踏实地的去创作,去修行,才能不枉自己对文学的痴爱。

夕阳的晚霞映红了我们每个人的笑脸,渭河边的石头却沉甸甸地住进了我们心里,当我们打开车子后盖时,才知道两辆车子的后箱里都已被各种美丽的石头塞得满满的。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将那颗绿石头揣在手里,细细端详才感觉它如一颗绿玉晶莹美丽,浅绿的身子上带着几丝奶白的痕迹,像是绿衣少女身上披了一件白色的纱巾,若是能在上面打一个孔,必然比店里卖的吊坠更美。大家一路上笑意盈盈,都感觉今天收获颇丰,是啊!对于热爱文化的我们来说,收获故乡的这些石头胜过拥有一些奇异珍宝。在汽车开往沙堤上时,我越过玻璃窗回头再一次看了看渭河边的石头,也许它们很美,但却年复一年地躺在故乡的渭水里,也许它们不美,但是却像是故乡的父老乡亲一样,忍受着四季的风吹雨打躺在河岸边,给南来北往的客人带去一种朴实之美。来不及给曾经陪伴我淌了十多年的渭水道一声别离,来不及我亲手触碰河岸边的每一块凡石,来不及和那些生长在渭河边的一草一木依依别离,还有当年记忆里唱着芦花吹着口哨的日子,还有那几只秀气伶俐的白鹭……所有的一切在朦胧的夜幕里消失了,可我依旧怀念,怀念渭河边那一块块坚贞平凡的石头。就像是我故乡的亲人,无论走到哪里,我的目光始终注视着渭河两岸,因为它孕育给我太多、太多……